title

愿這片太陽升起的土地,不再貧瘠

一束陽光,穿透5樓病房的玻璃窗,照射在年近68歲的趙德清老人身上。他微微睜開了右眼,小心翼翼感受著陽光的亮度,接著笑開了。

7月13日這一天,對趙大爺來說極其重要。時隔兩年,他終于看清了近在眼前的家人。這是他和他家人從未想過的好事。

此前,在烏蘭察布市朝聚眼科醫院里,趙大爺從被確診為“雙眼老年性白內障”病癥,到右眼接受“光明行”復明手術,整個過程不過短短的三天時間,而且不用花上一分錢。

這一天,為他揭開紗布的并非一位醫護人員,而是一位特殊的志愿者——千里迢迢從深圳飛過來的平安集團總經理任匯川。據院長白斯日古楞介紹,這次手術的費用,除了國家醫保報銷一部分外,剩下的全部由平安集團出資捐助,并通過“光明行”公益活動展開。任匯川此行正是代表了平安集團,前來探望這些接受白內障手術的病患們。

實際上,像趙大爺這樣患有白內障的貧困老人,在內蒙古烏蘭察布并非個例。即使烏蘭察布擁有“太陽升起的地方”之美譽,但在這片看似美麗的土地上,卻有著許多不被看見的貧瘠。

烏蘭察布地處內蒙古高原屋脊,平均海拔1403米,由于日照時間長、紫外線強、風沙大、土壤干旱等環境條件,讓這片土地比其它平原地區,不僅更容易發生白內障疾病,還更難以進行傳統農業耕種,更不易養護綠植樹木……

這一切,都導致了諸多因病致貧、產業發展困難、居住條件惡劣等問題,也讓烏蘭察布成為了內蒙古自治區里貧困人口較為集中的一個地區。

陽光,也可以是希望的開端

七月陽光雖好,但長時間暴露在陽光之下,還是讓人感到頗為不適,特別是對于眼睛。這也是為什么烏蘭察布地區白內障發病率遠高于平原地區。

今年68歲的趙德清,和同樣年邁多病的老伴,平日生活在距離烏蘭察布市區一百多公里外的興和縣店子鎮南灣村里。他們雖育有兩子一女,但子女均迫于貧困外出打工,家里留下6歲的孫子,需要自己和老伴來照顧。

但也因此,長期在陽光下耕種的趙大爺,沒能躲過強紫外線照射帶來的損傷。

兩年前,他的雙眼開始感到不舒服,視力下降進而模糊起來,漸漸看不清老伴和孫子的模樣,生活不能自理,田地荒廢了,一下就從勞動力變成了家里的負擔。趙大爺早年因患肺氣腫,需長期吃藥治療,生活已是十分艱辛,經濟來源僅依靠自己下地種田的微薄收入,常常入不敷出。

“本以為這是天意,年紀老了就該看不見了。”但是,一位老鄉復明的消息,還是讓趙大爺一家人看到了希望。

在老鄉的口中,他們知道了“光明行”公益活動,知道了貧困老人可以擁有免費做復明手術的機會。于是在家人的幫助下,趙大爺前往接受了相關的醫療篩查與紅十字會貧困認定,很快,確定了到醫院進一步診療與手術的時間。

事情進展得很順利,故事回到了開頭——

“做手術的過程感覺疼不疼?”“不疼,感覺很快。”“我幫您揭掉,一開始您不能使勁揉它,先保護幾天,就能徹底好的。手術技術很好,會一直沒問題的。”平安集團總經理任匯川為趙大爺輕輕揭開紗布,并叮囑了好幾句。

任匯川為做完眼睛手術的白內障患者揭紗布

他說的“手術技術”,實際是指一種國際較為領先的白內障超聲乳化聯合折疊人工晶體植入技術,完成手術僅需10分鐘左右。據了解,這種手術每例費用近5000元左右。如不是免費,很多貧困老人是負擔不起的,更舍不得花錢治療。

得知這種情況,平安集團與內蒙古紅十字會共同發起了“光明行”公益活動,并捐贈450萬元,定向用于為烏蘭察布1000位貧困白內障患者,實施2000例免費復明手術。趙大爺就是其中一位扶貧公益的受益者。

“在烏蘭察布11個旗縣區里,有8個是國家級貧困縣,2個是自治區級的貧困縣,其中低保老人高達22萬。”在朝聚醫院白斯日古楞院長看來,趙大爺是“因病致貧”的典型例子之一,“面對龐大的貧困老人患者,我們組織了5支醫療篩查隊下鄉,希望讓更多人知道有這類免費的手術。”

因為“光明行”公益活動,才有了趙大爺的這次手術。一星期后,他還將迎來左眼的免費復明手術。不到半個月,他的雙眼將全部恢復正常,重返正軌,看見熟悉的家人、可愛的孫子,也許還會看見脫離貧困的希望之光。

干旱,卻有了燕麥的滋潤

當地人都知道,烏蘭察布十年九旱,自然耕種條件較差。特別是全市地下玄武巖覆蓋面積大、巖層深厚,地表土層淺薄,土壤貧瘠干旱,年降水量僅340mm,但年蒸發量卻高達2000mm。這一切,無疑加重了貧困農戶耕種的難度。

“咱這里因為缺水,找水源非常困難,為澆灌馬鈴薯、葵花等‘吃水’的作物,的確費勁。但燕麥不一樣,因為抗旱可以省很多力,而且一片地一直種燕麥不會變貧瘠。要是種了馬鈴薯,每兩年還得輪茬種燕麥,還要花錢找儲窖。”

干旱、水資源匱乏等問題,也曾困擾著貧困農戶謝大爺。今年66歲的謝大爺,生活在烏蘭察布市察哈爾右翼中旗東油坊村,平日和老伴以種植農作物為生。

據了解,在烏蘭察布市政府公布的致貧因素中,現有貧困人口中,因生產資金缺乏致貧占19.7%,因病致貧占30.6%,因災致貧占15.4%,因子女上學致貧占7.3%。可見,除了最嚴峻的因病致貧外,第二大致貧因素是生產資金缺乏。

不過,自2018年開始,謝大爺和其他貧困農戶的種植苦惱,得到了資金上的幫扶與技術上的解決。去年在平安集團的幫扶下,烏蘭察布的陰山優麥企業向當地1087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免費發放了經過優質培育的燕麥種子,可為貧困戶增加每畝150-200斤的產量;并以高于市場價20%的保價標準,向貧困戶收購最終收成的燕麥。

這些燕麥種子的費用,實際上是從平安首創的“平安扶貧貸”而來。在中國市場上,用于農戶個人參與農業生產的信貸基金成本高、擔保要求多,這對于貧困農戶來說,門檻較高、壓力也大。

“平安扶貧貸”正是針對這一痛點,通過“保證保險+全額貼息”實現撬動了一年3000萬、兩年共6000萬的貸款扶貧資金,用于為貧困戶購買生產資料,同時提供專業技術指導等,落實產業扶貧“造血”功能。

盧文兵作為烏蘭察布陰山優麥的民營企業家,一直希望將本地三寶之一的燕麥,走出一條產業化與品牌化的道路,以龍頭企業的姿態帶動貧困戶增產、增收。

“去年,我們最大的問題是銷售。多虧了平安給予的系統性支持與幫扶,不僅為我們找咨詢公司、做市場調研,平安集團馬總還為優麥代言,平安員工也在拉動銷售,還通過電商渠道把產業鏈都打通了。”盧文兵說,在去年至今的陰山優麥的銷售中,平安協銷了約1500萬元,使得戶均增加純收入近5千元,“這讓我們的信心倍增,也敢于跟貧困戶簽大面積的訂單了,預計今年將帶動2600萬建檔立卡貧困戶增收。”

盧衛兵給任匯川一行介紹陰山優麥的情況

在烏蘭察布市察右中旗的陰山優麥產業園里,燕麥農產品不僅實現了半自動化、消費品牌化的深加工、包裝鏈條,銷往全國各地;還為當地貧困戶帶來了一定的就業機會,提供穩定收入。

“5月份在家里種地,到9月份地里收割完后,我就過來廠里上班了。”常潔是其中一位受益的貧困農戶。多年前,她的丈夫外出打工,腰落下了病,自己變成了家庭經濟收入的唯一來源。渴望擺脫貧困的她,兩年前來到陰山優麥應聘包裝工人,現在還與合伙人承保了100畝地種植燕麥,并與公司簽訂收購訂單。

收入穩定了,生活有了保障,常潔笑著說,“以前不敢買衣服,現在也敢買了。”一個樸素的愿望達成,已足以給常潔帶來一份簡單的幸福與滿足。

綠色,是美麗鄉村的模樣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本應是烏蘭察布原有的模樣。

但隨著上世紀60年代的大規模墾荒和過度放牧,導致當地生態環境遭到了嚴重的破壞,也讓烏蘭察布漸漸成為人們口中那個“地下無寶,地上無草”之地。

在烏蘭察布,曾經有許多貧困戶偏居一隅,居住在殘墻破門、土房舊窗的危房之中,生態環境惡劣,自然災害隱患大,生活得不到保障。

如今,“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在烏蘭察布已不是一句口號式的空話。近年來,烏蘭察布市察哈爾右翼后旗土牧爾臺鎮有針對性地實施了異地搬遷,已將周邊貧困村民集中安置到了鎮區東側的移民新村和幸福苑中。

這是目前全旗規模最大的集中安置點,占地面積380畝,規劃建設746戶,其中貧困戶174戶,非貧困戶572戶。搬遷后,村民可以通過土地流轉、園區務工、發展庭院經濟,或者到該安置點里的扶貧車間打工、發展家庭手工業、自主擇業或創業等靈活多樣的形式,來經營脫貧致富的新生活。

走進移民新村與幸福苑,一排排紅屋頂白墻面的新房,如同城郊里的聯排別墅。雖然每間占地面積不算大,但比起原先貧困戶在村里的危房、土房,顯然是干凈、整潔、亮堂了許多。

“早日建成小康社會”,在這里,不僅可以看到墻面上一句句關于建設美麗鄉村的標語,還能看到整齊劃一的太陽能路燈、公共垃圾車,各種抗風耐旱的果樹、喬木和灌木叢,以及園區活動廣場上放置的一系列公共健身器材。

據當地村干部介紹,這些民生基礎設施配套,是在平安集團的投入與幫扶下建成的。此前,平安還在“三村暉”APP推出了“多一片綠葉,多一份幸福”植樹公益活動,號召志愿者參與到烏蘭察布土牧爾臺鎮移民新村中的線下植樹活動中,幫助當地建設美麗鄉村。

正所謂“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風大、干燥等先天不良的氣候條件,無形中增加了烏蘭察布地區的樹木養護成本。針對此情況,平安在未來三年里,將會持續對該園區已種下的8500多株樹木進行養護,保證一定的存活率。

在烏蘭察布植樹造綠,的確比其他地方困難得多。這是歷史的教訓。

彼時,烏蘭察布因地表植被稀疏、土壤沙化嚴重,成為了我國1979年以來造林綠化的主戰場。耗時多年,經過國家強力的環境整治,包括退耕還林、京津風沙源治理、天然林保護等重點生態治理工程的實施,今天的烏蘭察布才甩掉了“地上無草”的貧瘠帽子,才在這塊玄武巖上建起了一座綠色之城。

烏蘭察布草原風光

此時,這片土地上人民,正在一步步脫離貧困,努力回到健康、富足的生活。在這個沒有硝煙的反貧困的戰場上,烏蘭察布正以它慣有的低姿態,遠離貧瘠、默默崛起。這份打動人的力量,就如路遙在《平凡的世界》里寫過的話語——

“在我們親愛的土地上,有多少樸素的花朵默默地開放在荒山野地里。”

腾讯视频推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