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志揚和他的社區足球
——專業的業余球隊,讓夢想持續

北京理工大學實驗室的黑白電視機前圍坐著學生和教師,還是中學生的李憲插著空站在小伙伴身邊,眼睛炯炯盯著屏幕,不時歡呼鼓舞,這是中央電視臺首次轉播世界級體育賽事——國際足聯世界杯,這一幕發生在1978年6月26日,少年李憲第一次知道“原來足球是在草地上踢的。”

在這之前,他總以為,大片空閑的土地,兩邊放上球門就是球場。他總是穿過狹長的胡同和伙伴們相約來到“球場”,球一騰空,緊跟著塵土飛揚。

“從那時起,我就希望有一個屬于自己的足球場,有一支屬于自己的球隊。”李憲說。

2014年3月29日,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成立,李憲是領隊,他的夢想終于落地。

這支隊伍由奧倫達部落·原鄉鄉民組成(業主們約定俗成,以“鄉民”自稱)。2019年5月,李憲成為俱樂部常務副總經理,奧倫達部落董事、奧倫達部落海外事業部總經理、奧倫達部落原鄉小鎮常務副鎮長劉易暢任俱樂部董事長。

在外界看來,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獨樹一幟——這是一支業余足球隊,不以營利為目的,卻匯集了中國足壇名宿金志揚、原上海申花隊主力前鋒李大維,并且有中國足協道德與公平競賽委員會主任、國際足聯道德委員會委員何家弘擔綱顧問,主持人魯健、大國品牌出品人吳綱、臺灣歌手葉佳修及侯德健等。

“在我心里,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是最棒的,無論我付出多少精力、情感都值得。”李憲說。

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大合影

快樂足球

體育記者林暉是首批5名隊員之一,李憲將成立足球隊的想法一股腦傾倒后,他當即表示支持,并馬不停蹄地告訴了同為鄉民的同事魯健、吳綱等,促成了“第一場球”落地。此后,除林暉外,首批隊員均成長為隊伍的中流砥柱,擔任隊長或副隊長職務——林暉因工作原因常駐美國,每年僅有一個月年假回到國內。

在原鄉的一個月,林暉時常追問李憲下一場比賽的日子,他將與球隊相處的每一刻視為享受。“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不止于‘踢球’,而是匯集了每一個足球夢,讓大家的愛好有了歸屬,”林暉說,“球隊隊員對我來說不止是隊員,更是朋友、是兄弟。”

第一次踢球的日子被李憲定為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成立日,對他而言,這次更像是一種心照不宣的儀式。盡管此前,足球俱樂部社群早已建立,但——“我們之間最有力的牽絆就是足球,所以我們的成立日要和球場,和球員的身份有關。”李憲說。

奧倫達部落的籃球場上,一場獨辟蹊徑的足球比賽悄無聲息地進行。“最初我跟幾個好友前后腳筑巢于此,相約在籃球場踢球,后來成立了足球俱樂部,才發現原鄉居然潛伏著這么多志同道合的綠茵兄弟,再后來我一不小心成了隊長。”魯健說。彼時,足球俱樂部寥寥數人,沒有人知道這支球隊會堅持多久,但李憲卻格外上心。他將目光放在了中國足球名宿——高級教練金志揚身上,一個“大膽”的念頭浮上心頭。

“我們2003年相識,原本就是‘忘年交’,同為鄉民,還是鄰居,我就去敲金指導家門,想試試邀請他。”李憲說。

兩人相識于北京理工大學,彼時金志揚掛帥校足球隊,李憲是“球迷”,也是北京理工大學職工,他總是湊在球隊里,湊在金志揚身邊“聊足球”。十年后,退休的金志揚來到原鄉養老,難得的放松地體味生活,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老朋友真的在原鄉組織起足球俱樂部,當李憲敲開自己家門,金志揚毫不猶豫的便答應做球隊顧問。

“真的假的!”馬濤地吃驚表現出了多數人的第一反應。

2014年,李憲正在緊鑼密鼓地發展足球聚落的時候,馬濤與妻子王亞琴一同來到原鄉。“當還在猶豫的時候,他聽說這里有個社區足球,直接加快了我們買房速度。之后又聽說顧問竟然是金志揚,開始還不相信,后來見到人了搶著去合照。”王亞琴指了指身旁的丈夫,笑得瞇起了眼睛。現任球隊副隊長的馬濤看著她,也跟著笑起來,他想起了二十多年前——金志揚任北京國安球隊主教練,他總是在觀眾席遙遙看著臺下比賽。

“距離”被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打破,馬濤完成了從“迷弟”向“球員”的轉身。

事實上,“金志揚在奧倫達部落足球隊”的信息無論流向哪支球隊,都會引來激烈地反撲,盡管是業余比賽,對方依舊會壓上最厲害的隊員,拼盡全力。但對手們沒有預料到——這支球隊似乎并沒有那么“想贏”,他們在乎的是“快樂”,包括金志揚。

“我今年76歲,只想保持健康、快樂。盡管這是業余球隊,我還是希望貢獻自己的力量。我愛足球,所以愿意為足球奉獻一生。”金志揚說。

金志揚在奧倫達部落北緯41°山地足球場

2014年6月17日,奧倫達部落球隊第二場正式比賽,金志揚定下核心宗旨——快樂足球。

這場比賽對手是北京理工大學的大學生們,面對平均年齡22歲的隊伍,這群“老男孩”們顯然有些力不從心。

“金指,對面都是大學生,他們體力太好了,我們要不要請外援,或許能贏。”一個隊員玩笑著建議,金志揚拒絕:“找了外援,你們還怎么上場?”并當場為球隊“定了調”——首先,絕不找外援;其次,每個到場球員都可以上賽場,共享快樂。

“輸的很慘,但沒人在意結果,大家都明白,來這兒就是找樂的!”馬濤突然笑了,這是他來到原鄉參加的第一場比賽。

因為球隊而成為鄉民的隊員不止馬濤一人。時常有人羨慕球隊的氛圍,找到李憲問:“怎么才能加入你們這個球隊?”李憲回:“你是我們原鄉人才行。”沒多久,提出問題的人便成為了鄉民,加入了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

專業與業余

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已經成為原鄉的名片之一,作為北京市足協會員中唯一的社區足球隊,它成為了諸多業余足球隊爭相邀約的對象。

社區、企業、校園的比賽邀請紛至沓來,如今,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參與106場比賽,四次冠軍,無一紅牌。

2019年6月,“奧倫達部落·五云山小鎮”杯邀請賽于河南省鄭州市上街體育場落幕,22日晚,頒獎儀式結束,四支球隊參賽隊員、嘉賓等前往餐廳用餐。主會場場館內,金志揚被球迷圍得水泄不通,每個人合影結束便獨自離開。

金志揚與李憲以為饑腸轆轆的球員們早已去餐廳吃飯,但走出會場才發現,副隊長馬濤帶領奧倫達部落足球隊的全體隊員在門口守了半小時,原因很簡單——作為集體,他們要等人齊了再進場。當奧倫達部落足球隊集體走進餐廳時,全場看過來,均一臉驚奇。

“我認為,凝聚力、團隊精神在我們球隊有鮮明地體現,”李憲說,“雖然是業余球員,但有職業球員水平與素養……比如,球員們每次上下場都會和教練握手,這是職業球隊的細節之一,也是我們按照職業化運營球隊的證明之一。”

金志揚也這樣認為,在他看來,這里除了球員是業余的,其余都很專業——專業地教練團隊、專業地運營體系、專業地服裝用具、專業地五人制足球場等。

這樣的“專業”讓金志揚欣慰。

“沒有社會足球就沒有校園足球的興盛,沒有校園足球就沒有中國足球的未來。如果中國每個社區都熱愛足球、關注足球,就會形成強大的社會力量,推動國家足球事業的發展。球隊里的每個人都和我一樣,熱愛足球,是真的在關注、期盼國家足球得到更好的發展。”金志揚說。

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的“專業”獲得了外界認可。2019年9月21日,北京最高海拔的海坨山谷1473山頂咖啡館,北京新益紡織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益”)與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簽署了的五年贊助協議,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正式更名為奧倫達部落新益足球俱樂部。

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與新益的簽約儀式現場

北京新益紡織品有限公司董事長肖洪濤是原鄉人,她笑稱自己大學期間曾是“班腳”,也有過熬夜看球賽的日子,彼時的“足球”情節一直延續至今。

簽約儀式之前,肖洪濤時常去看球隊比賽,偶然與李憲相識后,順理成章成為了合作伙伴。長期以來,新益一直致力于兒童教育以及親子教育,而教育家長則是教育兒童的基礎之一,新益希望通過支持“老男孩”的夢想,同時影響原鄉的孩子。

“身為鄉民,我非常愛原鄉,希望自己有輸出,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肖洪濤說,“我希望幫助足球聚落能夠影響原鄉的孩子們。此外,新益注重美的教育,除了外在美,足球也能夠體現出健康之美,這也契合了奧倫達部落原鄉一直倡導的‘大健康’理念。”

奧倫達部落新益足球俱樂部所體現的“健康之美”不止于賽場上的心身舒暢,同時會助力球員實現“吃、動、心”一體的奧式生活。2019年10月19日,一場關于“心身健康”的球賽在原鄉專業地五人制足球場“北緯41度”拉開帷幕。常春藤足球隊、友誼醫院足球隊、301老伙計足球隊、海軍總醫院社區足球隊,國家體育總局足球隊、奧倫達部落新益足球隊,以及特邀球隊:中國足球小將足球隊相聚原鄉。醫學、體育看似無關的領域相互融合,展現出“健康”新姿態。

這是球隊第103場比賽,贏得艱險。決賽前一天小組賽兩場比賽結束后,1號守門員成松意外受傷,決賽無法上場,隊長吳綱知道后,緊急調節工作,第二天上午驅車百里趕赴賽場客串門將,以超水平發揮幫助球隊奪得冠軍。比賽結束,吳綱不吃飯便火速趕回北京——這是球員們的常態,球隊需要便會歸來。

圓夢原鄉

“原鄉賦予我們一種安心,球員以“吃、動、心”平衡自己狀態,保持健康快樂,家人就會支持。”一位隊員的家屬笑著說,“一個人的夢想,一個家庭共同實現。”

球員馳騁賽場的時候,家屬們一刻不閑。

球隊重要的比賽、活動,家屬們會自發充當起后勤保障、攝影師、攝像師、通訊員的角色;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父母,還會充當拉拉隊,在臺下吶喊助威。

“我們第一次奪冠是在工體(北京工人體育場),‘工體不敗’讓這里與眾不同,國家隊和北京國安隊曾在這里擊敗過桑普多利亞、AC米蘭、阿森納、弗拉門戈和格雷米奧。這里是中國足球的驕傲。”球員張洪剛說,“比賽當天,家屬全部出動,跟過節一樣熱鬧,我岳母帶頭喊口號加油,她是我的鐵桿粉絲。”

不止張洪剛家人,馬濤的妻子王亞琴被稱為球隊“業余攝影師”。如果自己在原鄉的原野舞社、白樺林文藝社舞蹈聚落沒有活動,她便會跟隨球隊外出,看比賽的同時用影像記錄每個興奮時刻。

“我一開始還想著把球隊隊員家屬拉到我們原野舞社來,結果我們還沒開始行動呢,他們倒把我們舞社成員的家屬拉進了球隊。”聽妻子說起自己的“小算盤”,馬濤跟著笑起來。

原鄉沒有陌生人——這是鄉民們常掛嘴邊的一句話,對于王亞琴與馬濤來說,鄉民之間的信任,超越鄰里鄰居,超越一般隊友,而成為朋友親人。“在原鄉才能更好地體味生活,每次回到市區工作,得閑便會看看下一場球約在了哪里,好調整時間,回去踢球。”馬濤說。

足球俱樂部只是原鄉聚落文化的體現之一,話劇社、油畫苑、花友匯、白樺林舞社……上百個聚落凝聚著鄉民們每一份的怡然自得。每個人都可以在這里找到自己最愛的生活方式——這里可以點燃每個夢,來了便不舍離開。

“我最初的夢想實現了。2014年,我成立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兩年后,在原鄉運營團隊的支持下,俱樂部擁有了專業的五人制足球場——命名為“北緯41°山地足球場”。無論是俱樂部還是球場,都是屬于每個球員。”李憲說。

世上最快樂的事,莫過于為理想而奮斗,對李憲他而言,這不只是一支球隊,這是他全部的理想。

“讓夢想持續”是奧倫達部落新益足球俱樂部的口號,但真正地“持續”卻并不容易,奧倫達部落的上百個聚落,都在謀求一份長久的發展。為此,李憲琢磨很久。

2018年,在和教練、隊長等球隊骨干商量后,李憲決定開啟“會員制”,俱樂部成員統一交會費——開創了社區足球俱樂部收取會費的先河。

“大家都搶著交,對我們來說,得到永遠比付出多很多。盡管會費很少,但是我們會因為這個儀式而有更強烈的‘主人翁’意識,球隊更有凝聚力。”這是林暉、馬濤不約而同的回答。

“會員制”是李憲內部造血的第一步,“聚落產業化”才是他的目標,對李憲而言,外在提供的便利均是支持,只有自己造血才能長久活下去。聚落產業化秉承“同話、同好、同創、同享、同在”的“五同”理念,并以資本同創、文化同創和運營同創的“三同創”體系,為原鄉會員打造實踐健康與幸福夢想的聚地,會員和業主可以參與到聚落產業化的創建中,從中獲得參與感、成就感和歸屬感。

2019年5月,由隊員共同出資推出的俱樂部成立五周年紀念郵冊發布。奧倫達部落的原鄉、海坨山谷、五云山等小鎮,最美的風光被記錄在郵票上,除了風景,還展現了運動員的風采。3000份紀念郵冊,不足3個月便銷售一空,并且參與同創的隊員們獲得了相應收益回報,多余的費用將成為下一次同創的啟動資金。

奧倫達足球俱樂部隊員參與同創的紀念郵冊

“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采取會員制、同創產品的聚落產業化模式可以作為全國社區足球的借鑒,”金志揚說,“這是一個模版,如果中國的社區足球都采用這種發展模式,相信社區足球會走得更遠,中國足球也會發展的更好。”

球隊與球員是“財富”,是聚落產業化的根基。下一步,李憲將聯合特定產品供應商,打造出獨屬于奧倫達部落新益足球俱樂部的活動及產品,面向市場更多渠道及客戶,通過與球員“同創”完成俱樂部由輸血向造血的轉變。

“我們2019年會費有增長,我們再次‘同創’就不需要另外集資,可以直接使用會費,如果盈利,每個球員都會得到分紅,”奧倫達部落足球俱樂部董事長劉易暢說,“交會費、發行郵票,只是俱樂部聚落產業化的第一步,我們將在2020年同創更多產品,向世界知名足球俱樂部看齊。對于社區足球來說,聚落產業化是必經之路。我希望將俱樂部打造成為中國社區足球發展的一個標桿,這是我們新的目標,只有聚落產業化才能實現這個目標。”

腾讯视频推广赚钱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六码预测软件 湖南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内蒙古11选5平台 3分彩在哪里看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 p2p理财平台前三位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今天 广西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四肖免费期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