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文 我們要被看見,又不能是諂媚的嘴臉

甚至你可能詮釋得不那么好,有些人為了把這個東西賣得更好,會想盡一切辦法把它做得看似很好。這就是商品。我只負責里子,但我不能認為最終的結果就是我的能量,我得深刻地自省,我到底有幾斤幾兩?

甚至你可能詮釋得不那么好,有些人為了把這個東西賣得更好,會想盡一切辦法把它做得看似很好。這就是商品。我只負責里子,但我不能認為最終的結果就是我的能量,我得深刻地自省,我到底有幾斤幾兩?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1月13日晚播出的電視連續劇《大明風華》,一襲白衣的明宣宗朱瞻基倒在皇后孫若微懷中,宣宗這個角色終告“下線”。

距離我頭一次采訪扮演朱瞻基的演員朱亞文,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那天上午,興許因為趕通告休息太少,他有點疲倦,但很快,他調整狀態,打開窗戶讓自己清醒些,話匣也由此打開。

“拍這個戲最大的感覺是累。累不是體力方面,而是因為朱瞻基這個人物的疲憊辛苦。他一生的前期是為了保命,后期則是為了證明自己。如果說要給幾個主要角色賦予顏色的話,明成祖朱棣是金光燦燦,仁宗朱高熾白色柔情,而朱瞻基到后期的時候,則是一抹招人憐惜的暗色調。他早早就把自己很多的心力都透支過,耗盡了?!?/p>

斷續幾次講述里,他徐徐道來朱瞻基38年的心路歷程:如何接受爺爺朱棣的錘煉,孩提時便要直面血腥屠戮;二叔朱高煦一心篡位,如何與這個畢生宿敵周旋,破解他的挑釁和威脅;又如何與(劇中)自己深愛的靖難遺孤孫若微一樣身負重荷,一樣身不由己,但至死未得其心。

說到興起處,朱亞文在拍照換妝的休息間隔也示意我,“來,接著聊?!?/p>

顯然他對這部長達62集,自己有46集播出戲份的歷史劇看得很重。何況合作者里,還有王學圻、梁冠華、湯唯、吳越等一批重量級演員。彈幕里,沖著老戲骨和朱亞文這個名字來的大有人在。

不過,在互聯網欣賞習慣下,各種聲音總會第一時間冒將出來。播出期間,朱亞文“演技炸裂”和“用力過猛”兩種說法在彈幕上此起彼伏。還有人揪住朱瞻基開場時(受朱棣之命查案)的錦衣衛裝扮,認為朱亞文演得“廠里廠氣”,類似說法在播到中后期仍不絕于耳。

傳到朱亞文這兒,他姑且聽之,并不領受。

對自己的專業素養和實力,朱亞文素來有明晰而堅持的認定。從《闖關東》一舉成名,到《紅高粱》和聲臨其境的“爆紅”,“認真、戲好、聲線佳”逐漸成為圈內外對這個80后男演員的共識。此后拍攝的《北上廣不相信眼淚》《合伙人》等都市現代劇,劇目雖褒貶不一,但他的兢兢業業,依然透過宣傳表現,透過《我和我的經紀人》《跑男》等綜藝節目,呈現得鮮明坦誠。

《大明風華》里飾演明宣宗朱瞻基

喜歡他的觀眾這樣評價:“有原則、能吃苦、有目標、接地氣。他就是我想像的樣子,外表冷酷,內心火熱,自我保護欲強,與生疏的人保持距離,與投緣的人打成一片,具有超強的責任心?!?/p>

但近年,因為競爭和環境所致,影視劇在口碑和影響力上突圍愈發艱難。朱亞文知道角色和所謂明星光環只能維持一時。他至今不敢松口氣,因為“到今天我也沒有一部代表作”。

警醒里自帶的一份凜然和執拗,加上天賜的正氣面龐和低嗓,讓他在戲謔輕松,需要引爆話題的真人秀節目里,多少顯得有幾分“違和”。粉絲們又忍不住發出善意的疑問:朱亞文,能不能接更多的好戲,更專注在演戲上?

究竟是他自己和團隊在不斷地調適理想區間,還是外界對他的認識解讀過于一廂情愿?后兩次采訪時,朱亞文數次強調兩極對他的重要:一頭,是當年《闖關東》《黃金時代》那樣一心撲作品內核,最正統和極致的創作氛圍——那是他絕對要追索和捍衛的所在;一頭,則是在這個越來越輕快輕浮,趣味和熱度都無法沉積的時代里,演員如何在紛繁現實中自處,承擔職業藝人所應承擔的各種演出內外的義務。

對某些演員來說,這當中的平衡和心理自洽,大抵會是個問題?;蛘吒纱嗟刂北?、滑向其中一極;或者游移不定,瞻前顧后。對朱亞文呢?言談間很自然能感覺到,“產品,團隊,目標,結果”這些娛樂工業概念已經植入他腦子里,“荷爾蒙”標簽也罷,和抖音網紅達人出鏡刷流量也好,在“為作品好”的前提下,對他統統不是障礙。同時,他也會主動去接觸像《詩人》這樣表現礦工文學夢的小眾電影,會去西寧FIRST青年電影周,把自己掰開了揉碎了,放到一個唯藝術而上的小環境里,期待“長跑中撞墻”般的浴火重生。

電影《詩人》中飾演愛寫詩的礦工李五

隨著身為人父,他的處世之道也在發生著改變。曾經,朱亞文是個刺頭,在劇組和導演爭執得面紅耳赤,甚至差點因此被“封殺”;若拍攝現場不夠嚴謹,他會板著臉孔,讓演員新人和老友徒生緊張害怕。但現在,他越來越在意他人的感受,注意用對方覺得舒服的方式來表達。

采訪他的娛樂撰稿人呂彥妮便自覺,幾年前那個“牧師一般肅穆和沉著,不斷審視對話”的朱亞文,在最近和她的交談里已經“毫無主宰之意”了。

但平和與克制里,你依然能吸收到這個人內里的不甘、不忿,和類似朱瞻基的那份沉疴在身。能否走向真正的通透和寧靜?

一年多前,朱亞文和朋友一起,在某甜品店的公眾號上做了一檔音頻節目,專門講述都市里一個個小人物的故事。他和朋友小熊共同打磨情節,小熊撰寫,他來播講。美食、聲音和故事的結合,看似是一份他給自己的“解壓藥”,但他并不覺得這是個人情緒的宣泄,而是給所有孤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腾讯视频推广赚钱 资产负债表未分配利 新用户免费体验配资 福彩东方6加1机选 三分赛车计划六码 股票涨跌范围 中国体育彩票11选五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数据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吉林快3跨度